我最讨厌起名字了

一个基本上不会定期更文更文也是短小君的任性女子。
主页遍地是坑,却不一定会填。
今年愿望是做一个能写中篇的剧情向写手。

【追珩】我好像看上了个乾元怎么办(章一)

私设如山,魔改《一世安》和《少四》

考据党不许打我我只是想写这个设定的追珩……

第一章短小试水~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今年临安城的春天似乎来的格外的早些。

追命一边巡街一边溜达,一转眼看见个穿一件玄衣的外来人。

倒不是他相貌和本国人不同,而是追命从没见过他。此人衣服虽然半新不旧的,但料子却不是普通人家穿的起的。加之他神色匆匆,却一股脑的往皇宫的方向冲,追命下意识的就过去拦住了他。

“在下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六扇门,追命。看阁下神色匆匆,不知来临安城所谓何事?”

来人被他拦的一懵,随即站定打量了他一会儿眼神在他的官服上流连了许久,似乎是在确定他说的话的可信性。半晌微微一笑:“在下苏珩。”

追命被他的微笑愰的几乎失神,随后猛地一惊,苏珩?!那被送去卫国做质子的大公子不正是叫这个名字么?他年少离国,可在陈国,这位大公子的名号却实在响亮。

这位大公子,贵为皇储,品行端正,相貌出挑,被送走之前虽然年纪幼小,但已然在朝野内外初露锋芒。

如今一看,来人的确是生的极好看的。

皇储虽然都是乾元,但这位显然没能生成普通乾元那副粗糙骨架,身材高挑骨骼纤细,眉眼艳丽却有菱角,加上他气势凌厉,无端端多出一份威压来。

追命心里好似揣了只兔子一样哐哐乱撞,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不安定,顿时张口结舌的连话也说不清了,那样子好像一个呆子。

苏珩看得有趣,他歪着脑袋又笑了一下,上前一步道:“这位追命大人,您要是没什么事情,在下就先告辞了。”

追命这才还了魂,忙拦住苏珩,“大公子没有信物,到了宫门口,恐怕也进不去吧。”

“你既然唤我大公子,那便是知道我的来历了?既然如此,你带我进去不就好了?”

“我信你,不代表别人也信你。大公子当真没有信物?”追命直觉觉得来人不简单,但他身为御前带刀侍卫,多谨慎些总是没坏处的。

“你倒是提醒我了,你既然是六扇门的捕快,那应该认识诸葛神侯吧,我自幼与他相识,你带我见他不就好了?”说罢两手一背,也不着急往宫门走了,反而慢悠悠的改了方向往神侯府方向走去,他慢条斯理道,“我可不认识你,怎么能轻易信你把父王予我的信物给你看?”

追命气的鼻子都歪了, 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巧舌如簧的人,却又觉得无言以对,只能冷冷的说一句:“我师父可不是什么人都见的。”

苏珩站在神侯府门口,回头冲追命微微一笑:“那你不如问问神侯,认不认识诸葛小花?”





诸葛正我:老子不叫小花!不叫!

评论(2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