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讨厌起名字了

一个基本上不会定期更文更文也是短小君的任性女子。
主页遍地是坑,却不一定会填。
今年愿望是做一个能写中篇的剧情向写手。

【追珩】我好像看上了个乾元怎么办(章二)



追命当场翻了个白眼,诸葛小花是个什么玩意?心道这人长得挺好看怎么缺个心眼儿一样,编都不会编个像样点的名字,遂冷脸道:“你当我三岁小孩?”

苏珩凑近他柔声道:“你只管通传便是。”

追命被他突然在眼前放大的俊脸愰晕了脑子,一时间竟然晕乎乎的点头同意了,等他进了诸葛正我的书房的时候才明白过味儿来。

但事已至此他只得硬着头皮道:“世叔,门外有个年轻的公子,托我问您认不认识诸葛小花。”生怕诸葛正我生气,追命赶紧补了一句,“这人一看就是胡说八道,我这就把他赶走……”

“追命,带他进来。”诸葛正我一脸正色,他打断了追命的话,颇为威严的命令道。

追命一看不敢耽搁立马跑到门外去请人,只是他匆忙之间未注意诸葛正我手中的纸张被墨水污了一大片,毛笔的毛也劈开了。

追命心里奇怪,但也只能引着苏珩往里走,苏珩对神侯府似乎轻车熟路,一路上直奔书房走去,还知道自己避开守卫。

等他二人进了书房诸葛正我早就正襟危坐,见到来人一向威严的脸庞似乎有了一点点龟裂,似乎在强忍着什么情绪。他挥了挥手叫追命下去,追命虽然百思不得其解却也不好再问什么,只得退了出去,但他速来跳脱,又得他师父宠爱,于是壮着胆子趴在门口,却被诸葛正我吼了一句:“你个皮小子给我滚远点!”吓得仓皇而逃。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书房内。

苏珩背着手笑眯眯的看着诸葛正我,慢悠悠的说:“多年不见,神侯果然大不一样了。”

“大公子回来,陛下不知情?”

“我的性子,神侯应该清楚,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我也不会急着赶回来,父王年纪大了身体越发的不好,二弟也是身体孱弱难堪大任,卫国近几年暗中操练军马,就想等着想钻空子进犯陈国边境,咱们朝中有他们的内应,到时候里应外合,打我们个措手不及,莫说二弟身体的支撑不住,就算能支撑住恐怕也难逃毒手。”

“老夫明白了,明日还请大公子随我一同入宫。”诸葛正我顿了顿,“追命虽然脑子缺根筋一样,但武功不错,轻功尤其好,打不过也可以带着大公子逃命。铁手虽然比追命年轻些,但却比追命要沉稳,就让他二人跟着大公子吧。”

“甚好,那个追命还挺有趣儿的。”苏珩笑着应下了。

诸葛正我又憋了半天,脸色变了几变,终于还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那什么小花,大公子还是忘了吧……”

“如此动听的名字,在下可忘不掉。”苏珩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诸葛正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接,正觉得脑壳疼的当空又听见苏珩说,“神侯放心,您是长辈,我不会把这种事情告诉那起子闲人的。”

诸葛正我暗自松了口气,又叮嘱道:“尤其不能告诉追命,那小子最是祸害。”说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珩,直到苏珩点了点头才作罢。

两人好多年未见面又叙了一会子话,时间竟然到了晌午,但两人聊的根本没注意到时间,还是追命被几个师兄弟怂恿着来喊人。

苏珩也没推脱,跟着去了饭厅用了午饭,诸葛正我连忙向众人引荐,众人一一见过礼,苏珩赶紧用心记下每一个人的名字。

苏珩吃东西偏清淡,但神侯府都是些练武的粗糙汉子,偏爱浓油赤酱的硬菜,倒是那一味云腿豆腐合了他的脾胃,他又守着那道菜免不了多夹了几口。

不一会儿一小碟子青菜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推到了他眼前,苏珩定睛一看,那手的主人竟是坐在他身旁的铁手。苏珩细细打量了他几眼,侧耳一听,此人呼吸绵长,手指关节不像一般习武之人那般粗大,保养的极好,想必手上功夫极佳,内力深厚。又看他给自己加菜,想必心思细腻,周全妥帖。

于是他轻声道了句多谢就不客气的开始吃起了铁手给他加的青菜。一边的追命看见了,心里并不痛快,献宝一样的把自己眼前那味发菜豆腐羹移到了苏珩眼前,“大公子尝尝这个,开胃。”苏珩又转头向他道谢,盛了两勺尝了口赞道,“果然爽口开胃。”

追命听了得意的很,若是身后有尾巴此刻怕是已经摇晃起来了。

诸葛正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用手指着追命道:“赶明儿我一早就带着大公子进宫,日后你和铁手两个人就先跟着大公子做事罢。”

“是!世叔。”两人齐声应下,他们心里也明白大公子此行为何,知道诸葛正我的安排是想给他们赚个前程。

苏珩自然也是明白的,微微一拱手:“铁大人,崔大人,日后有劳了!”

追命微微一囧,他本名叫崔略商,是因为他母亲怀他的时候被奸人打伤所以他出生就带有内伤,他父亲酷爱杯中之物平日里唤他只叫句:“喂,那个内伤的!”大了之后才依着这个谐音改了个混名叫略商。等他入了师门,靠着腿上功夫被江湖上的朋友称为追命,这个名字已经几乎没人叫起了,但不知者不怪,他还是硬着头皮一抱拳:“义不容辞!”

铁手更没什么好说的,也是一抱拳:“义不容辞!”











追宝:我戏份好少!我还能不能愉快的追媳份儿了!

评论(2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