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讨厌起名字了

一个基本上不会定期更文更文也是短小君的任性女子。
主页遍地是坑,却不一定会填。
今年愿望是做一个能写中篇的剧情向写手。

【追珩】我好像看上了个乾元怎么办(章三)

翌日。

早朝大殿上。

老陈王耷拉着眉眼坐在正坐上,二皇子身体抱恙并没有上朝。大臣们纷纷递了请安的折子,一旁伺候的内侍看差不多了,瞅一眼老陈王,见他没什么表示正要喊那句: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结果诸葛正我一个大踏步走出来把内 侍吓了一跳,一口口水差点没呛着,咳了好几声。

“陛下,老臣有本要奏。”

老陈王像是起了一点兴致,扬了扬眉毛示意他说下去。

“昨日老臣府上来了个小公子,他说有宝物要献给陛下,老臣斗胆见识了一下果然是宝物。就让他跟着追命铁手进了宫,如今人正在殿外等着呢。”

老陈王挥挥手示意让内侍把人带上来,没过一会儿就见内侍领这个玄衣少年进了大殿。

少年没等老陈王开口,便自觉的跪下磕了个头,然后垂着脑袋不说话。老陈王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盯着少年看个不停,半晌哆嗦着嘴唇道:“你有什么宝物要献上来?”

少年低低的笑了一下,站起身形后左手捏了个法诀,登时一团火焰“嘭”的一声在他手心里燃了起来。

圣火!

一片哗然!

玄衣少年缓缓抬头,振声道:“父王,儿臣幸不辱命,这许多年终于取回了圣火。”

“我儿……受苦了!”老陈王从皇位上站了起来,大踏步到了苏珩跟前,不禁湿红了眼眶,哽咽道,“儿啊……”

“大公子回来了!”

“没错!那就是大公子啊!”

……………………

好一会儿朝堂上才算勉强安静了下来,这边正上演父子重逢的好戏,那厢群臣也喜不自胜,至于真情还是假意,就不得而知了。

“父皇,儿臣在外多年未归,不能在父亲跟前尽孝,这些年多亏有二皇弟。儿臣走的时候二皇帝才到我胸口一般高,如今怕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吧!”苏珩看了看周围并没有见到与苏瑾年纪相仿的少年,有些疑惑似的左顾右盼。

“你皇弟他身体不好,今日不曾来上朝,你一会儿下了朝再去探望他吧,小心一些,莫过了病气。”老陈王摸摸苏珩的发顶,慈爱得很。

“儿臣知道了。”

“我儿苏珩,年幼时便远走他乡孤身一人为我陈国寻找圣火,今带回我陈国圣物,功不可没。

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

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付托至重。承祧衍庆、端在元良。

吾儿苏珩,日表英奇,天姿粹美。孝行成于天性,子道无亏。念枢机之缜密,睹仪度之从容。着,从即日起封为太(防和谐)子,协理政务,监管国事。”老陈王沉吟片刻,语出惊人。

事出突然,下面的大臣来不及反应,诸葛正我又带头跪下,一时间群臣皆跪倒在地山呼万(防和谐)岁。

诸葛正我和苏珩都是暗自松口气,这本来就是一场赌,赌的就是老陈王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是苏珩万万没想到老陈王已经被逼到毫无退路,只能依靠他带来的圣火翻盘夺权,看来不仅仅是老陈王就连苏瑾的病情也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

早朝算是退了,老陈王不管不顾直接就封了苏珩为太子,这一手搞得所有人措手不及,礼部忙的焦头烂额,各方势力也在暗自盘算试探,原本很少参与各方倾轧争斗的神侯府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也成了不折不扣的太(防和谐)子(防和谐)党。

苏珩跟在老陈王身旁,追命铁手紧随其后。

“珩儿,你这次回来,任重道远啊。朝中丞相一门独大,门生遍地,不好对付。我年纪大了,你二弟的身体又那副样子……将来还是要靠你啊。你自幼与诸葛正我亲厚,他这些年也的确争气,不枉你临走前向我给他求来的恩典。”

“诸葛神侯能文能武,出人头地是迟早的事,不然就算有人提拔也终究上不得台面。”

“当年送你到卫国,实在情非得已。但这一路凶险非常,儿啊,你是如何从卫国逃回来的?”

“我费尽心思接近了卫国的大公子叶远玄,使了个计策和他一起离开了卫国,辗转一个月才到了传说中圣火所在的红叶林,那山中守护圣火的人乃是东陆最厉害的秘术师,看我颇有几分资质遂收我为徒传她的衣钵于我。叶远玄起了邪念打圣火的注意被我那红叶林的师父打了出去。”苏珩口齿伶俐,几句话就把事情说的清清楚楚。

老陈王想了想又问:“你那师父现在人在何处?何不将人请来陈国,日后也好是个助力。”

“师父将圣火传于我后便把我送到了红叶林外,说,她并非红尘中人,本就不该招惹凡尘,让我日后莫要再去寻她。我再想回去却怎么也走不回去了。”

“也罢,这些世外高人总是有些怪脾气的。”老陈王拍拍他的手,拉着他往前走几步轻声道,“那件事情,有几个人知道?”

苏珩一愣,神色微不可查的冷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他也压低了声音:“回父王,只有您和我清楚,二弟应该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这件事,只有我们父子三人知道,其他人一旦只要知道一点,格杀勿论。”

“儿臣明白。”苏珩脸色柔和丝毫看不出他此刻五内俱焚百般不服,只是垂在身侧的拳头握的紧了紧。

送回了老陈王,安静了半日的追命赶紧窜到他眼前扒开他紧握的拳头,小声数落他:“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儿也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啊。”铁手晚了一步,只能在旁边点头附和。

苏珩呆呆的任他把自己的手掌摊开吹了吹,愣了一会儿才道:“你们不懂。”说着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转身往二皇子的府邸走去。

追命铁手见他不高兴,对视了一下赶紧施展轻功一下子堵在了他身前,活活把苏珩气乐了,骂道:“你们俩到底要干嘛?!造反嘛?!”

“我们可不敢造反,只希望主子能提点提点我们,不然看主子跟自己呕气,咱们也心疼不是?”追命一贯的油嘴滑舌和死皮赖脸倒是发挥了作用。

“是啊殿下,我与三师兄虽然愚笨,但师父派我们来,就是为殿下分忧的。”铁手一拱手把师父举了出来。

“你们俩不怕死就继续问,父皇说了,谁知道谁死,格杀勿论。”说罢闹脾气似的避开二人继续往前走。

追命铁手被训的面面相觑,也不敢再问,只能加紧脚步跟好这位变脸跟变天一样的新封的太(防和谐)子殿下。









追宝:我戏份真的好少以及我感觉我媳妇儿有了圣火武力值又要比我高了怎么办……

评论(1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