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讨厌起名字了

一个基本上不会定期更文更文也是短小君的任性女子。
主页遍地是坑,却不一定会填。
今年愿望是做一个能写中篇的剧情向写手。

【碗妹】吵架日常

太丧了,整个段子吧。

不以分手为前提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俩人吵架了。

起因不明。忘记是什么鸡毛蒜皮的事了,总之两个男人住一起过日子,吵架也不过就是谁喝了谁的啤酒,谁动了谁的文件,谁今天忘了倒垃圾,昨天晚上上床为啥不带套弄里面,又或者是谁又有了跟谁亲密互动的新闻……

吵架的时候口不择言,吵完了难免后悔自己说的话出口伤人。

刘夲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说话。

乔宇冷着脸在书桌前看剧本。

刘夲一边沉默一边在心里数数,希望这次自己能称过半个小时不去道歉。

乔宇一边看剧本一边摆弄手机,看了一会儿发现压根看不进去就把剧本一扔转脸进卧室了。气的胃疼,他坐在床沿上揉了揉胃,想找点胃药吃,却发现止疼药吃完了。

算了。

乔宇收拾收拾准备出门溜达一圈,顺便买点胃药和吃的回来。

刘夲看见他穿的衣帽齐整的不知道要干嘛去以为他气大发了要离家出走,吓得赶紧站起来又拉不下脸去道歉,只管堵着门口问:“你干嘛去?”

“我乐意去哪你管的着吗?”乔宇不想跟他说话,语气里全是不耐烦。

“我……”刘夲个子极高,穿着家居服光着脚站在门口堵着不让人进出,画面看着有点滑稽。

乔宇叹口气:“我去买吃的。”

刘夲狐疑的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找不出理由拦着,只好侧过身让他过去。

乔宇出了门,刘夲赶紧进卧室去看,发现药箱被拿出来摊在桌子上。

妈的,这小祖宗又胃疼了。

越想越担心,赶紧掏出手机来打电话,结果顺着手机铃声找到了还扔在枕头旁边唱的欢的手机。

嗡嗡嗡的动静仿佛在嘲笑他。

诶呀你怎么就拉不下脸来呢,跟这祖宗比起来,脸有什么要紧的。

刘夲赶紧穿衣服往外跑,想着得把人追回来。

出门跑了没几步就看见自己家祖宗坐在长椅上眼巴巴的瞅着别人家的狗崽子。

对,乔宇喜欢狗,但是刘夲狗毛过敏不能养。乔宇每回看见别人家的狗都是这个眼巴巴的表情。看的人心都化了。

“小宇,回家了。”刘夲从后面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乔宇回头看见刘夲穿着自己的牛仔外套,压根不合身,胸口那里揪着,跟从哪偷来的一样,鞋也穿了一样一只的样子气消了大半,可还是一甩膀子闷头往前走。

刘夲在后面灰溜溜的跟着,谁让这是祖宗呢。

乔宇转脸进了星巴克,一杯冰美式拿手里,又冷又苦的东西让他头脑清醒了一点。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在一起时间久了没事找事的吵几句。

两口咖啡下肚了乔宇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本来就胃疼,这不是作死么。

还是服务生看见他不舒服端了杯热水过来,正巧刘夲买了胃药进门,看见他脸色苍白坐在那脸一黑,“啪”的一声把药往桌子上一扔:“吃药。喝什么冰咖啡?不知道自己胃什么样?”

乔宇倔脾气上来了,看都没看一眼腾的站起来就要往外走,服务生机灵的很,一眼看出这是家务事,赶紧溜了。

刘夲一看见外人走了赶紧去哄:“祖宗,赶紧吃药吧,你胃疼我心疼。”

“滚蛋吧你,少来这套。”

刘夲看看左右没人,赶紧把人抱住了不让走,“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那样了。”

“骗子。”乔宇被抱的熨贴,又被哄着吃了胃药。两个人一起买了菜回家做饭去了。


评论(1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