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讨厌起名字了

一个基本上不会定期更文更文也是短小君的任性女子。
主页遍地是坑,却不一定会填。
今年愿望是做一个能写中篇的剧情向写手。

我好像看上个乾元怎么办(章六)

毕业论文终于搞完之后的激情码字

请珍惜一个即将要毕业找工作的girl



章六





裴国隆讨了个没趣儿,吐了吐舌头一缩脖子回了座位,苏珩见他没恶意,倒也没在意他和铁手追命关系微妙,冲着他微微点头示意,裴国隆被苏珩那一笑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也冲着苏珩笑了笑,脸一下子通红。

老陈王根本不理台下这些机锋,进了场之后被以刘韫为首的一群大臣轮着番的请安敬酒,苏珩眼瞅着差不多了也举起杯子来笑道:“父王,儿臣也敬您一杯。不过您就别喝酒了吧,这一会儿一杯接一杯的喝了不少了,再喝一会儿酒劲儿反上来该不舒服了。”说着举起了酒杯,“祝父王身体康健,祝我大陈江山永固!”

“好!”老陈王看着高兴了些,乐乐呵呵的拿着茶杯喝了一口,随后道,“你这孩子真是,一回来就管着我。罢了罢了这酒,我就听你的不喝了,你刚回来也该跟众臣多亲近些。听说你下午去看你弟弟了?”

“是,阿瑾身子不大好,我下午去瞧了瞧他。”

“他最近怎么样了?我也病着,怕再过了病气给他,便一直没去他府里。”

“阿瑾性格宽厚不像儿臣这般锱铢必较,府里的管事恐怕过于懒散懈怠了。”苏珩犹豫着把话说了出来,可这简直就是当场打了刘韫的脸,这朝堂上下谁不知道宁王府的管家是他刘韫嫡夫人的表亲?刘韫当场老脸一红,赶紧上前几步喊冤叫屈。

“老臣冤枉,徐管家在刘府这么多年兢兢业业阖府上下被治理的井井有条,断然不会……”话音未落就被苏珩打断。

“刘丞相是说本宫在撒谎了?”苏珩秀眉一挑,笑容玩味。

“老臣不敢。”

“既然不敢,赶明儿就把你的人给我麻利儿领回去,我弟弟性子宽厚但也不能任奴才拿捏。”

“太子殿下折煞老臣了!老臣怎敢……”

“珩儿。你这张嘴怎么还是这么不饶人。刘韫,明儿把你的人领回去吧,珩儿对他这个弟弟宝贝的很,别人做的再好他也不会满意的。”老陈王跟苏珩对了下眼色,两三句发落了徐管家。苏珩在心里默默又记下一笔就不再说话了。

晚宴不欢而散,苏珩倒是心情不错。虽然脸上没什么变化,但脚步确实比来时轻快了不少,铁手追命两个人跟他他后面也跟着莫名的雀跃了起来,追命一开心就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嘴,贫气劲儿突然上来了:“殿下看着挺高兴?”

“很明显么?”

“那倒没有。”追命轻轻的靠近了一点,“属下是殿下的贴身护卫,自然要时刻关注殿下,心里眼里全是殿下啊。”

“属你贫。”苏珩笑了一下,看铁手面瘫着一张脸走神起了逗弄的心思,突然停下脚步道,“游夏怎么不说话?”

“属下在。”铁手吓了一跳,差点撞上苏珩,不期然和苏珩对上了视线又赶紧低头,耳朵尖红了一片,手里还握着今儿下午苏珩赏的扇子,看着就呆头呆脑的。

追命拉了他袖子一下道:“殿下莫怪,我这兄弟惯是笨嘴拙舌的,但他很是机警……”

“游夏自然是极机警的,今天上午还多亏了他呢。”苏珩又是一笑,“你莫不是在想袁少帅的事儿?”

“啊?!属下只是觉得,袁少帅虽然和我师兄弟几人关系称不上和睦,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恩怨,不过是之前因为意见不合嘀咕了两句罢了,殿下还是应该与他好生结交才是。”铁手老实回答道。

“噗……”苏珩笑弯了眉眼,“你怎么这么老实……平时追命没少欺负你吧。”

“殿下!您别被这小子蒙蔽了,他蔫儿坏着呢!”追命一听苏珩的话茬儿立即跳出来叫屈。可苏珩哪里信他,伸手点了点他的脑门儿道:“你可拉倒吧,人家那叫沉稳有城府,怎么到你嘴里一个好词儿都没有。”

“属下只是耿直罢了。”追命笑嘻嘻的回答道。

“殿下别听这个内伤的胡说……”铁手赶紧争辩,可惜话音未落就被不远处的脚步声打断了,三个人同时默契的噤声看向脚步声的方向,来人下盘极稳,呼吸绵长内力深厚,但脚步声并不轻,似乎是不擅长轻功。

“袁少帅?”

“太子殿下。”袁国隆单膝点地便要行礼,却被苏珩扶了起来。

“少帅不必多礼,你我年纪相仿,你在军中效力,日后还要本宫还要多多倚仗少帅呢。”

“殿下折煞小臣了。父亲托我给您带样东西。”说着从袖口里抖出一个巴掌大的金盒子。

铁手赶紧接了过去,并没让这盒子沾苏珩的手裴国隆先是一愣,随后笑道:“那小臣告退了?”

“我离开陈国时年纪尚小,未来得及和裴少帅结交,现在……时候还不算晚,裴少帅若不嫌弃,不如到我宫中一叙?”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裴国隆又是一拱手,不远不近的落后苏珩半步,这位少年将军虽然年轻但却十分沉稳,不知道之前怎么和追命铁手结了梁子。

小强子伶俐的很,苏珩还没回宫,早早的就备好了醒酒汤在宫门口迎着。等苏珩一行人走近了看见后面跟着个裴国隆倒是吃了一惊,这宫里宫外的都知道裴家少帅速来与神侯府的“四大名捕”不睦,哪成想就跟着来毓庆宫了。

书房。

“殿下不急着知道盒子里是什么?”裴国隆疑惑道。

“急什么,少帅不也不知道么?”苏珩端坐在桌子前,摇着一把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玉骨扇子,其实现在天气并不热,进了夜倒是一阵又一阵的凉风吹过去让人脚底发寒,但苏珩似乎感觉不到的样子,几乎扇子不离手。

“殿下,醒酒汤。”追命接了小强子手里的汤碗递了过去,苏珩一贯的怕苦,喝了一口就皱着眉头把碗搁在了桌子上。

追命多机灵啊,他冲裴国隆使了个眼色,裴国隆心领神会,立刻道:“殿下赶紧先喝醒酒汤吧,小臣也向殿下讨一碗喝。”

苏珩这才不情不愿的又拿起碗来硬着头皮把醒酒汤喝了个干净,他左右看了看,觉得不能自己一个人喝这玩意儿,遂吩咐了小强子给追命和裴国隆一人盛了一大碗,连今晚不当值被赶回去休息了的铁手都没能逃过一劫。

【追珩】我好像看上了个乾元怎么办(章五)

emmmm走外链吧。
看评论。
没有车但不知道为什么有敏感词发不出去。
好气啊想写他俩谈恋爱可还是没谈上。
我为什么不会写谈恋爱。
但是好歹追宝有戏份啦不是?
没谈恋爱但有互动了不是?

【追珩】我好像看上了个乾元怎么办(章四)

我要写吃醋了朋友们。
他俩再不谈恋爱我就要闹了。

苏珩走的并不快,以追命铁手的轻功追上他轻而易举,但铁手拽了追命一把,两个人没贴上去而是远远的坠在后面。

“三师兄,殿下心情不好,我们远远的跟着他就好,让他一个人静一静。”

“你自己跟在后面吧,我再去探探口风,了不起被训几句。”说着足尖轻点不过须臾便又到了苏珩身边,独留铁手一个人在远处一脸懵逼。

“殿下这是要去见二殿下?二殿下前几日受了风寒好多天没来上朝了。”追命眼珠子转了转找了个安全的话题。

苏珩心里叹了口气,转念一想,自己刚回陈国做事情不能太刚硬,追命铁手也都是一片好心,真的让人心寒了就不好了,于是他缓了缓,柔声道,“不妨事,父皇给我安排了临时的住所,先派人去二弟那里打声招呼,赶明儿再过去也来得及。我们先去趟祠堂,我要拜见母妃。”

追命点头称是,回头冲着铁手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没什么事儿了,铁手赶紧追了上来。

一路上倒也有不少宫人侧目,也有不少颇有姿色的上前行礼,或丢个帕子又或扔个玉坠儿,苏珩却只当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直愣愣的往前走,铁手为了给他开道早跑到他前面去了,他又一贯冷脸倒也没人敢招惹他。倒是追命好说话又总是嬉皮笑脸的跟宫人们玩笑惯了,这一路上被塞了不少东西。苏珩转头一看心里不禁有点烦躁,但又没理由发作,手里的折扇被他开了合,合了开。

他心里不痛快脚下也就没注意,进祠堂的时候被路上的鹅卵石绊了一下子,折扇也脱了手,吓了众人一跳,追命赶紧伸手要接却被站在苏珩左前方的铁手抢了先。苏珩身量高,又是男子故而份量并不轻,铁手接住人原地转了一圈才稳住两人身形,这么突然一下弄得两人都有些反应不急,铁手一下子离苏珩那么近,手里又环着对方的腰只觉得一阵心猿意马。

他心道这位新晋的太子殿下腰实在是纤细的不像话,身上也没有别的乾元的那种颇有侵略性的味道,大抵是为了隐藏身份又或者是因为要入宫怕惹出什么事端来,总之他身上气息干净,倒是有一股说不上来的草药的味道。他这一走神不要紧手可就忘记松了,苏珩被他搂在怀里有点不自在,但一想到追命收了一怀的礼物又觉得这样心里莫名的有点解气,于是只是挠痒痒一样的在铁手胸口上推了一把,轻声道:“铁大人,松手。”

只捞到折扇的追命心里也是不痛快到了极点,又不知道为何不痛快,只能硬着头皮把折扇递到苏珩手里去,但他俩距离有点远,铁手站在他俩中间,就伸手接了一把扇子,本来也没什么,但两件事一连起来在旁观的人看来苏珩和铁手之间莫名的滋生了几分若有若无的暧昧。

追命脸上登时就不太好看了,苏珩斜了他一眼,没有接铁手递过来的扇子,反而道:“你扶了我一把,这扇子就当谢礼了。”

铁手也不推辞,直接把折扇收到怀里小心放好,完事儿又是一抱拳:“殿下客气了,微臣一定小心保管。”顿了顿又道,“殿下不比如此见外,叫我游夏便好。”

“游夏。”苏珩笑眯眯的接过话茬,也不去看追命径自进了祠堂。

追命一时气结,却连自己为何郁闷都不清楚,只觉得苏珩对着铁手一笑他就堵心,但铁手跟他情同手足,他只能生闷气踢路上的小石子。

约莫半个时辰苏珩从祠堂里慢慢踱了出来,他眼眶微微有些湿润但精神比进去之前好了不少。追命看出他情绪不错,也精神了起来,闹着要去给苏珩添置东西。

苏珩摇摇头道:“不妨事,内务府会安排好的。”三人又调转方向往毓庆宫(emmmm希望胤礽不要跳起来打我……我就是……起名废嘛……)走去。

毓庆宫格局复杂,门套着门,院子套着院子,方向感不好的人很容易迷路。但苏珩明显不是,他进到毓庆宫里简直就是驾轻就熟。追命几下就被绕懵逼了,心里盘算着一会儿实在不行就施展轻功从房顶上飞出去。

前面引路的宫人乖巧机灵,年纪不大但非常有眼力见儿,一边在前面走一面小心翼翼的说话:“恭喜太子殿下贺喜太子殿下,咱们今儿早上听说大公子被封了太子又赐居毓庆宫一个个都欢喜的不得了,内务府排了好些人来,各宫的贺礼也都陆续送到了,小路子跟我好一通忙活,总算是把殿下的卧房收拾出来了,今儿个您先将就着,不出三日咱们宫里保准样样齐全。”

“你倒是口齿伶俐,你叫什么名字,父皇派了多少人在毓庆宫伺候?”

“回殿下,小的本名复姓张永,单名一个强字。这个姓不常见,老被人叫错,后来大伙儿干脆就叫我小强子啦。咱们宫里原本是两个内侍两个宫女,原本只负责日常的清扫,如今殿下回来了,怕不够伺候又调来两个内侍两个宫女,陛下吩咐了,说铁手大人和追命大人从今天开始贴身保护殿下,所以也在毓庆宫安排了住所,当值的时候可以住下。”

“张永这个姓确实少见,小强子也不错。”苏珩说着从怀里掏出锭银子扔给小强子,“看你伶俐,赏你的。”

“多谢殿下!”小强子美滋滋的把钱收起来,心道这个太子殿下看起来面善又大方,日后可要尽心服侍。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几个人已经到了内殿,小院里丫头内侍跪了一地,由小强子一一引荐了:四个内侍小强子、小路子、小安子还有个总管太监王进保;四个宫女名儿倒是雅致多了月盈、春意、黄虞以及掌事宫女任秋心。苏珩看了看,的确是个顶个儿的机灵聪慧,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这些人全是中庸。

打滚求评论!我知道我知道他俩还是没谈上恋爱啦~但是起码醋了呀!对不对!

追命:我觉得铁手戏份有点太多了!

铁手:药丸,大公子巨好看,虽然是个乾元但我依然想吸怎么办!

苏珩:追命是个大傻子!世界第一大傻子!

吐槽

追珩那篇走向很迷……三章了他俩只拉了小手(不是)。

我不想写宫斗我只想让他俩谈恋爱!谈恋爱!

【追珩】我好像看上了个乾元怎么办(章三)

翌日。

早朝大殿上。

老陈王耷拉着眉眼坐在正坐上,二皇子身体抱恙并没有上朝。大臣们纷纷递了请安的折子,一旁伺候的内侍看差不多了,瞅一眼老陈王,见他没什么表示正要喊那句: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结果诸葛正我一个大踏步走出来把内 侍吓了一跳,一口口水差点没呛着,咳了好几声。

“陛下,老臣有本要奏。”

老陈王像是起了一点兴致,扬了扬眉毛示意他说下去。

“昨日老臣府上来了个小公子,他说有宝物要献给陛下,老臣斗胆见识了一下果然是宝物。就让他跟着追命铁手进了宫,如今人正在殿外等着呢。”

老陈王挥挥手示意让内侍把人带上来,没过一会儿就见内侍领这个玄衣少年进了大殿。

少年没等老陈王开口,便自觉的跪下磕了个头,然后垂着脑袋不说话。老陈王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盯着少年看个不停,半晌哆嗦着嘴唇道:“你有什么宝物要献上来?”

少年低低的笑了一下,站起身形后左手捏了个法诀,登时一团火焰“嘭”的一声在他手心里燃了起来。

圣火!

一片哗然!

玄衣少年缓缓抬头,振声道:“父王,儿臣幸不辱命,这许多年终于取回了圣火。”

“我儿……受苦了!”老陈王从皇位上站了起来,大踏步到了苏珩跟前,不禁湿红了眼眶,哽咽道,“儿啊……”

“大公子回来了!”

“没错!那就是大公子啊!”

……………………

好一会儿朝堂上才算勉强安静了下来,这边正上演父子重逢的好戏,那厢群臣也喜不自胜,至于真情还是假意,就不得而知了。

“父皇,儿臣在外多年未归,不能在父亲跟前尽孝,这些年多亏有二皇弟。儿臣走的时候二皇帝才到我胸口一般高,如今怕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吧!”苏珩看了看周围并没有见到与苏瑾年纪相仿的少年,有些疑惑似的左顾右盼。

“你皇弟他身体不好,今日不曾来上朝,你一会儿下了朝再去探望他吧,小心一些,莫过了病气。”老陈王摸摸苏珩的发顶,慈爱得很。

“儿臣知道了。”

“我儿苏珩,年幼时便远走他乡孤身一人为我陈国寻找圣火,今带回我陈国圣物,功不可没。

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

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付托至重。承祧衍庆、端在元良。

吾儿苏珩,日表英奇,天姿粹美。孝行成于天性,子道无亏。念枢机之缜密,睹仪度之从容。着,从即日起封为太(防和谐)子,协理政务,监管国事。”老陈王沉吟片刻,语出惊人。

事出突然,下面的大臣来不及反应,诸葛正我又带头跪下,一时间群臣皆跪倒在地山呼万(防和谐)岁。

诸葛正我和苏珩都是暗自松口气,这本来就是一场赌,赌的就是老陈王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是苏珩万万没想到老陈王已经被逼到毫无退路,只能依靠他带来的圣火翻盘夺权,看来不仅仅是老陈王就连苏瑾的病情也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

早朝算是退了,老陈王不管不顾直接就封了苏珩为太子,这一手搞得所有人措手不及,礼部忙的焦头烂额,各方势力也在暗自盘算试探,原本很少参与各方倾轧争斗的神侯府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也成了不折不扣的太(防和谐)子(防和谐)党。

苏珩跟在老陈王身旁,追命铁手紧随其后。

“珩儿,你这次回来,任重道远啊。朝中丞相一门独大,门生遍地,不好对付。我年纪大了,你二弟的身体又那副样子……将来还是要靠你啊。你自幼与诸葛正我亲厚,他这些年也的确争气,不枉你临走前向我给他求来的恩典。”

“诸葛神侯能文能武,出人头地是迟早的事,不然就算有人提拔也终究上不得台面。”

“当年送你到卫国,实在情非得已。但这一路凶险非常,儿啊,你是如何从卫国逃回来的?”

“我费尽心思接近了卫国的大公子叶远玄,使了个计策和他一起离开了卫国,辗转一个月才到了传说中圣火所在的红叶林,那山中守护圣火的人乃是东陆最厉害的秘术师,看我颇有几分资质遂收我为徒传她的衣钵于我。叶远玄起了邪念打圣火的注意被我那红叶林的师父打了出去。”苏珩口齿伶俐,几句话就把事情说的清清楚楚。

老陈王想了想又问:“你那师父现在人在何处?何不将人请来陈国,日后也好是个助力。”

“师父将圣火传于我后便把我送到了红叶林外,说,她并非红尘中人,本就不该招惹凡尘,让我日后莫要再去寻她。我再想回去却怎么也走不回去了。”

“也罢,这些世外高人总是有些怪脾气的。”老陈王拍拍他的手,拉着他往前走几步轻声道,“那件事情,有几个人知道?”

苏珩一愣,神色微不可查的冷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他也压低了声音:“回父王,只有您和我清楚,二弟应该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这件事,只有我们父子三人知道,其他人一旦只要知道一点,格杀勿论。”

“儿臣明白。”苏珩脸色柔和丝毫看不出他此刻五内俱焚百般不服,只是垂在身侧的拳头握的紧了紧。

送回了老陈王,安静了半日的追命赶紧窜到他眼前扒开他紧握的拳头,小声数落他:“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儿也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啊。”铁手晚了一步,只能在旁边点头附和。

苏珩呆呆的任他把自己的手掌摊开吹了吹,愣了一会儿才道:“你们不懂。”说着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转身往二皇子的府邸走去。

追命铁手见他不高兴,对视了一下赶紧施展轻功一下子堵在了他身前,活活把苏珩气乐了,骂道:“你们俩到底要干嘛?!造反嘛?!”

“我们可不敢造反,只希望主子能提点提点我们,不然看主子跟自己呕气,咱们也心疼不是?”追命一贯的油嘴滑舌和死皮赖脸倒是发挥了作用。

“是啊殿下,我与三师兄虽然愚笨,但师父派我们来,就是为殿下分忧的。”铁手一拱手把师父举了出来。

“你们俩不怕死就继续问,父皇说了,谁知道谁死,格杀勿论。”说罢闹脾气似的避开二人继续往前走。

追命铁手被训的面面相觑,也不敢再问,只能加紧脚步跟好这位变脸跟变天一样的新封的太(防和谐)子殿下。









追宝:我戏份真的好少以及我感觉我媳妇儿有了圣火武力值又要比我高了怎么办……

【追珩】我好像看上了个乾元怎么办(章二)



追命当场翻了个白眼,诸葛小花是个什么玩意?心道这人长得挺好看怎么缺个心眼儿一样,编都不会编个像样点的名字,遂冷脸道:“你当我三岁小孩?”

苏珩凑近他柔声道:“你只管通传便是。”

追命被他突然在眼前放大的俊脸愰晕了脑子,一时间竟然晕乎乎的点头同意了,等他进了诸葛正我的书房的时候才明白过味儿来。

但事已至此他只得硬着头皮道:“世叔,门外有个年轻的公子,托我问您认不认识诸葛小花。”生怕诸葛正我生气,追命赶紧补了一句,“这人一看就是胡说八道,我这就把他赶走……”

“追命,带他进来。”诸葛正我一脸正色,他打断了追命的话,颇为威严的命令道。

追命一看不敢耽搁立马跑到门外去请人,只是他匆忙之间未注意诸葛正我手中的纸张被墨水污了一大片,毛笔的毛也劈开了。

追命心里奇怪,但也只能引着苏珩往里走,苏珩对神侯府似乎轻车熟路,一路上直奔书房走去,还知道自己避开守卫。

等他二人进了书房诸葛正我早就正襟危坐,见到来人一向威严的脸庞似乎有了一点点龟裂,似乎在强忍着什么情绪。他挥了挥手叫追命下去,追命虽然百思不得其解却也不好再问什么,只得退了出去,但他速来跳脱,又得他师父宠爱,于是壮着胆子趴在门口,却被诸葛正我吼了一句:“你个皮小子给我滚远点!”吓得仓皇而逃。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书房内。

苏珩背着手笑眯眯的看着诸葛正我,慢悠悠的说:“多年不见,神侯果然大不一样了。”

“大公子回来,陛下不知情?”

“我的性子,神侯应该清楚,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我也不会急着赶回来,父王年纪大了身体越发的不好,二弟也是身体孱弱难堪大任,卫国近几年暗中操练军马,就想等着想钻空子进犯陈国边境,咱们朝中有他们的内应,到时候里应外合,打我们个措手不及,莫说二弟身体的支撑不住,就算能支撑住恐怕也难逃毒手。”

“老夫明白了,明日还请大公子随我一同入宫。”诸葛正我顿了顿,“追命虽然脑子缺根筋一样,但武功不错,轻功尤其好,打不过也可以带着大公子逃命。铁手虽然比追命年轻些,但却比追命要沉稳,就让他二人跟着大公子吧。”

“甚好,那个追命还挺有趣儿的。”苏珩笑着应下了。

诸葛正我又憋了半天,脸色变了几变,终于还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那什么小花,大公子还是忘了吧……”

“如此动听的名字,在下可忘不掉。”苏珩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诸葛正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接,正觉得脑壳疼的当空又听见苏珩说,“神侯放心,您是长辈,我不会把这种事情告诉那起子闲人的。”

诸葛正我暗自松了口气,又叮嘱道:“尤其不能告诉追命,那小子最是祸害。”说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珩,直到苏珩点了点头才作罢。

两人好多年未见面又叙了一会子话,时间竟然到了晌午,但两人聊的根本没注意到时间,还是追命被几个师兄弟怂恿着来喊人。

苏珩也没推脱,跟着去了饭厅用了午饭,诸葛正我连忙向众人引荐,众人一一见过礼,苏珩赶紧用心记下每一个人的名字。

苏珩吃东西偏清淡,但神侯府都是些练武的粗糙汉子,偏爱浓油赤酱的硬菜,倒是那一味云腿豆腐合了他的脾胃,他又守着那道菜免不了多夹了几口。

不一会儿一小碟子青菜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推到了他眼前,苏珩定睛一看,那手的主人竟是坐在他身旁的铁手。苏珩细细打量了他几眼,侧耳一听,此人呼吸绵长,手指关节不像一般习武之人那般粗大,保养的极好,想必手上功夫极佳,内力深厚。又看他给自己加菜,想必心思细腻,周全妥帖。

于是他轻声道了句多谢就不客气的开始吃起了铁手给他加的青菜。一边的追命看见了,心里并不痛快,献宝一样的把自己眼前那味发菜豆腐羹移到了苏珩眼前,“大公子尝尝这个,开胃。”苏珩又转头向他道谢,盛了两勺尝了口赞道,“果然爽口开胃。”

追命听了得意的很,若是身后有尾巴此刻怕是已经摇晃起来了。

诸葛正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用手指着追命道:“赶明儿我一早就带着大公子进宫,日后你和铁手两个人就先跟着大公子做事罢。”

“是!世叔。”两人齐声应下,他们心里也明白大公子此行为何,知道诸葛正我的安排是想给他们赚个前程。

苏珩自然也是明白的,微微一拱手:“铁大人,崔大人,日后有劳了!”

追命微微一囧,他本名叫崔略商,是因为他母亲怀他的时候被奸人打伤所以他出生就带有内伤,他父亲酷爱杯中之物平日里唤他只叫句:“喂,那个内伤的!”大了之后才依着这个谐音改了个混名叫略商。等他入了师门,靠着腿上功夫被江湖上的朋友称为追命,这个名字已经几乎没人叫起了,但不知者不怪,他还是硬着头皮一抱拳:“义不容辞!”

铁手更没什么好说的,也是一抱拳:“义不容辞!”











追宝:我戏份好少!我还能不能愉快的追媳份儿了!

【追珩】我好像看上了个乾元怎么办(章一)

私设如山,魔改《一世安》和《少四》

考据党不许打我我只是想写这个设定的追珩……

第一章短小试水~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今年临安城的春天似乎来的格外的早些。

追命一边巡街一边溜达,一转眼看见个穿一件玄衣的外来人。

倒不是他相貌和本国人不同,而是追命从没见过他。此人衣服虽然半新不旧的,但料子却不是普通人家穿的起的。加之他神色匆匆,却一股脑的往皇宫的方向冲,追命下意识的就过去拦住了他。

“在下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六扇门,追命。看阁下神色匆匆,不知来临安城所谓何事?”

来人被他拦的一懵,随即站定打量了他一会儿眼神在他的官服上流连了许久,似乎是在确定他说的话的可信性。半晌微微一笑:“在下苏珩。”

追命被他的微笑愰的几乎失神,随后猛地一惊,苏珩?!那被送去卫国做质子的大公子不正是叫这个名字么?他年少离国,可在陈国,这位大公子的名号却实在响亮。

这位大公子,贵为皇储,品行端正,相貌出挑,被送走之前虽然年纪幼小,但已然在朝野内外初露锋芒。

如今一看,来人的确是生的极好看的。

皇储虽然都是乾元,但这位显然没能生成普通乾元那副粗糙骨架,身材高挑骨骼纤细,眉眼艳丽却有菱角,加上他气势凌厉,无端端多出一份威压来。

追命心里好似揣了只兔子一样哐哐乱撞,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不安定,顿时张口结舌的连话也说不清了,那样子好像一个呆子。

苏珩看得有趣,他歪着脑袋又笑了一下,上前一步道:“这位追命大人,您要是没什么事情,在下就先告辞了。”

追命这才还了魂,忙拦住苏珩,“大公子没有信物,到了宫门口,恐怕也进不去吧。”

“你既然唤我大公子,那便是知道我的来历了?既然如此,你带我进去不就好了?”

“我信你,不代表别人也信你。大公子当真没有信物?”追命直觉觉得来人不简单,但他身为御前带刀侍卫,多谨慎些总是没坏处的。

“你倒是提醒我了,你既然是六扇门的捕快,那应该认识诸葛神侯吧,我自幼与他相识,你带我见他不就好了?”说罢两手一背,也不着急往宫门走了,反而慢悠悠的改了方向往神侯府方向走去,他慢条斯理道,“我可不认识你,怎么能轻易信你把父王予我的信物给你看?”

追命气的鼻子都歪了, 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巧舌如簧的人,却又觉得无言以对,只能冷冷的说一句:“我师父可不是什么人都见的。”

苏珩站在神侯府门口,回头冲追命微微一笑:“那你不如问问神侯,认不认识诸葛小花?”





诸葛正我:老子不叫小花!不叫!

【越恭】新坑预告

古风ABO预警
追·大写的·直男乾元·命x苏·装成乾元·我全天下最攻·坤泽·珩
捕快+御前带刀侍卫x皇帝
逗比忠犬攻x心狠手辣霸道帝王受

这次打算写双向暗恋(并不),大概是追命明恋苏珩,苏珩以为他是轻浮开玩笑但其实也暗恋追命两个人互相吃醋互相五内俱焚的故事。
he确定。
大概会很狗血,毕竟我是一个看反qy宫斗的人……

大概3月份开坑,目前在撸大纲,争取6月底完结。

【越恭衍生】我很想你

给老张谋福利,开搞毛毛领的病美人周老板。
开车讲什么逻辑!逻辑都喂狗了!
别问我这个年代为啥有肌肤饥渴症我也不知道就让它穿越了吧。
ball ball大家不要问这个,乖巧.jpg
答应你们 @婷哥儿 的温柔小车车,依旧沿用倾城记的设定,然而其实并没啥关系……
就是可能会ooc,可能会ooc,可能会ooc
一定不是我太禽兽!
是病美人太美味!
还有我大概开了辆假车……

评论戳链接上车。

倾城记番外一(佛琛)

得到清白太太授权开辆佛琛车。
我第一次开佛琛车,太太说要温柔。
握紧小拳拳表示一定要温柔,非常温柔。
太太说要军装play,要手铐play还要叫哥哥。
于是我准备了军装,手铐和奶油。
握拳,再默念一边,要温柔。

时间线接在倾城记45开头的那辆隐形车。
就是张副官回沪城之前,初三晚上佛爷把琛子接回张公馆的那辆车。

最后,有可能会ooc,可能会有ooc,可能会有ooc,
请轻拍。

如果以上你可以接受,那么,朋友们,评论里刷卡吧。

https://shimo.im/Zp5r9AojNhcbtNva @清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