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讨厌起名字了

一个基本上不会定期更文更文也是短小君的任性女子。
主页遍地是坑,却不一定会填。
今年愿望是做一个能写中篇的剧情向写手。

半夜撩梗

设定:乔是j方卧底,大碗是毒,贩黑,帮老大。

不是说他其实是卧底嘛,那个老大是贩,毒的。但是抓紧去之后呢没有确凿证据,只能证明出来他打架斗殴所以就判了不到一年,j方为了抓捕他判他死刑就派乔进监狱去卧底。
乔呢就伪装成故意杀人给送进去了。因为看着狠,身手又好,长的又好看就被老大看中了。
一开始想收他做小弟,然后乔就说我故意杀人罪出不去的。
老大就说没事儿,然后就请了律师活生生给整了个过失杀人判了两年多。
老大说我等着你出来找我
乔因为是故意杀人罪进来的,所以大家都怕他。老大走了之后,他就仗着自己以前是犯人中的二哥现在是老大的身份帮着狱警维护下秩序啥的。
然后其实总共一年多他就出来了,因为在监狱里表现良好,所以提前释放。
他出来的时候老大派人来接他,他说我不跟你干,我一个人习惯了。但我欠你一个人情,你的命我罩着了。
然后他就跟着老大到处收地盘当保镖啥的了老大对他特别好,然后有一次跟一个买家交易的时候,买家要黑吃黑。
他们中了埋伏,乔救了老大一命,然后老大开始正式的信任他了。
而且因为他受伤了,伤的挺重,老大就很心疼。
然后突然发觉自己其实是看上他了。
然后老大就说:我看上你了。你以后不用做保镖了,咱俩好吧。
乔就说:我救你是因为我欠你个人情,现在人情还完了我要走了。
老大一看这哪行啊,就假装说行吧,我跟你吃个散伙饭吧。
然后吃饭的时候灌乔酒灌多了就跟他滚到一起去了。
其实乔要走呢,是以退为进,怕老大怀疑他。
他笃定老大会挽留他的,结果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第二天醒了之后就不理老大了,但也没再提要走,就是还当他的保镖啥的。
老大一看:诶嘿有门儿啊。
就老缠着他搞,搞了几回乔就想反正也挺舒服的,不亏。搞就搞吧。
本来其实他对老大是有点好感的,被上了也是半推半就,借着酒精放纵了自己。但一开始他自己不愿意承认,就推给身体的生理本能。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因为他器大活好所以不生气。其实这时候就是给自己找借口。
但他不能这么轻易就答应啊,就一直绷着。
后来警方策划了一场行动,也是为了帮助乔再次取得老大更大的信任。
乔就按照计划又一次救了老大,但是这次救的晚了点,老大受伤了。
乔一下子就很自责。
原本的计划是他假装自责,假装突然因为老大受伤发现了自己的心意然后同意跟老大在一起。
结果假戏真做他真的很自责,然后发现其实老大这个沙雕对他真的掏心掏肺的好。
于是他就想:怎么才能让老大整个组织洗白呢,反正j方也没证据。
于是他就劝老大别贩,毒了,劝他洗白。
老大说:好啊,我早就想金盆洗手了。
他问老大:你为什么贩,毒呢。
老大说:我从小生在那样的环境里,我爸吸,毒,我妈吸,毒,吸,嗨了就打我。我受不了了,就逃了出来。
被一个人收养,他是个毒,贩,子。他身边的兄弟我的那些叔叔们都是毒,贩,子。我不贩,毒,又能做什么呢。
乔就跟他说:一个人的过去不能选,但未来可以。我们金盆洗手,逃到国外去,买个小岛,一辈子不回来了好不好。
老大说:好啊。
于是他就宣布要洗白,可是他手下的兄弟不同意啊,他们靠贩,毒过生活,没了这个连生存都成了问题。
于是就有人趁乱造,反了,然后有个一直就很刺儿头的跳出来说,乔其实是卧底,说他是条子就是来害我们的。

老大说:我她妈知道他是条子。但他没害过我们。
乔就很惊讶的看着他,老大没看他,但是抓紧了他的手,说:你们怎么样,继续贩毒也好,洗白也好都随你们我不干了行吧。
刺儿头说不行,万一你跟这个条子一起揭发我们呢。

其实j方不仅只有乔一个卧底啊,另一个卧底就发现事情的走向不对啊,就两头挑拨。最终造成了帮会的两大阵营对峙,然后火并。
帮会里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另一个卧底找到了乔和老大,就跟乔说:我们回去复命吧。
乔说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我救过你一条命,你欠我的。现在你就说我们俩在火并里死了,被人扔到海里去了。
另一个卧底说:行。但你俩得留点东西给我。
老大想了想,把自己的耳朵削下来一只给了另一个卧底。
乔砍了自己左手的小拇指,说你把这个带回去吧,反正我家没别人了,把这个带回去算对上面有个交代。
然后另一个卧底就走了。
乔跟老大一路逃,逃到国外去了。
两人一直在一起,有一天乔问老大:你怎么知道我是jc的。
老大说:我上哪知道去啊,我骗那个傻子的。
不这样我怎么保住你啊。
我是毒,贩你是jc,咱俩这叫天生一对。

乔就拍着他的脑袋说:去你妈的天生一对,不要侮辱jc好不好。
然后他俩就往战区走,帮了好多战区里受难的民众。
有天晚上他俩在野地里搭了个帐篷一边喝酒一边看星星。
乔说:你贩毒造了那么多孽,现在是还债。咱俩一起还,还一辈子。
老大说:好,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选的一定是对的。因为我特高兴,跟你在一起高兴,救人也高兴,做好人也高兴。
然后他俩就做了点暖和的事情。

评论(1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