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讨厌起名字了

一个基本上不会定期更文更文也是短小君的任性女子。
主页遍地是坑,却不一定会填。
今年愿望是做一个能写中篇的剧情向写手。

【刘乔】国家一级信息兵下岗再就业竟成知名游戏up主(下)

 

乔宇过上了一边直播一边上班的日子,忙碌充实的同时心里也犯嘀咕,他知道自己的取向,更知道这样的事情还不能被大家普遍接受。

   刘夲对他很是殷勤,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都对他非常照顾。公司的同事也都很和气,偶尔拿他俩开开玩笑打趣。直播的时候因为住在一起,所以时常一起直播,甚至有时候刘夲还会把直播过程里有趣的片段截出来做成视频,微博和直播间的粉丝们也乐于磕cp刷粉红,时间一长竟让他生出了一种二人“已经在谈恋爱”的感觉,这样乔宇觉得非常危险。

他好像越来越离不开刘夲了。

晚饭后,乔宇发了条微博通知了直播时间,微博评论蹭蹭往上涨,一时之间也回复不过来。乔宇看了一会儿,索性放下了手机投入了刷碗大业,刘夲收拾好了桌子来厨房帮他。俩大老爷们做起家务来倒是有模有样,乔宇调侃道:“刘总刷碗刷的很熟练啊。”

“虽然看起来很熟练,但我其实也没什么经验。”刘夲一脸快夸我的表情,乔宇没忍住踹了他一脚,这一脚踹不轻不重的把刘夲踹的心里直痒痒。

【乔昱生的直播间】

“大家好,之前你们不是要福利嘛,今天的直播主要就是和大家聊聊天,你们心心念念的大碗同志也会出镜,你们可以问问题,游戏就不打了。作为对技术粉们的补偿呢,明天晚上我开始玩你们一直想看的i wanna,我会找个难度高一点的。”

#昱哥天哪我昱哥为什么那么好看!这是什么神仙美貌!#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技术#

#说清楚什么技术啊喂#

#大碗呢大碗呢#

#孔雀呢!#

#我们二大爷呢!#

#没有二大爷我要闹了!#

“哥,叫你呢他们。”乔宇偏偏头喊刘夲,舌尖在嘴里打了个转,“夲”字被轻巧地含糊掉了。

#yoooooooo#

#叫哥哥了诶!!!#

#哇乔昱生你变了!#

#变得gay里gay气的!#

#我们还要二大爷和孔雀!#

“是哥不是哥哥,你们不要搞得那么肉麻好不好……”乔宇不禁抬头望天。

“说我什么呢你们。”刘夲把沏好的普洱放在他手里让他抱着杯子慢慢喝,然后一屁股坐在他旁边跟直播间里的大家打了个招呼,“大家晚上好,吃饭了吗。”   

#说你gay里gay气#

#你放开那个昱哥!让我来啊啊啊啊啊!#

#所以二大爷和孔雀去哪了?! #

“二大爷!”乔宇喊了一句二大爷就从里屋颠颠儿的跑了出来,跃上了乔宇的膝盖,乔宇撸了两把猫,满足的笑了笑,看着屏幕道;“孔雀刚去做的绝育,麻药劲儿没完全过呢。”说话间低头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一口茶水下肚舒服的皱了皱鼻子,“这普洱真不错,有些年头了。”

“那必须啊,我云南的朋友送的,你要喜欢,回头我让他再送点过来,他自己家做茶,方便。”

#噫……#

#恋爱的酸臭味#

#我现在很好,我好就好在他妈了个b#

#为什么看个直播也要被秀一脸#

#引起不适举报了举报了#

#昱哥你到底多大了呀?#

“我多大?我26了啊。”乔宇眼尖看到了一个问题,笑着应道。

#那为什么退役呀?志愿兵呀?#

#昱哥有26?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小啊嘤嘤婴#

#真的看起来好小啊,大碗看起来比他大很多诶……#

“我本来就比他大很多,七岁呢好不好!”大碗盯着屏幕嘀咕,然后侧过头去问乔宇,“说真的你到底为什么退役啊,你简历上也写的很含糊……”

“没什么啦,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了,年纪也不小了,就退役了呗。什么任务不能说,签了保密协议的。”乔宇神秘的眨眨眼又道,“我当兵的时间比你们想的时间要久,我是军校毕业的,还有人问哪个军校,这告诉你们还得了?不说坚决不说。”说罢瞪了一眼一脸我知道你们来问我啊的刘夲道,“你知道也不许说。”

#乔昱生你个大猪蹄子你跟刘大碗有秘密了!#

#嫁出去的昱哥泼出去的水……#

#完了完了,怕是真的有情况#

刘夲盯着屏幕脑子一热:“别胡说八道了,我人还没追到手,你们回头再把人给我吓跑了,谁赔我我啊。”

#卧槽卧槽#

#出柜了啊大碗!#

#卧槽我就知道有情况!#

乔宇听完刘夲的话整个人就懵了,脑子一时之间没转过弯来,脱口而出:“你什么时候追我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他妈????#

#刘大碗不要怂!#

#快快快#

#性感主播,在线出柜#

#性感昱哥,在线出柜#

#性感大碗,在线出柜#

#怪不得一开始就gay里gay气的#

刘夲压根看不见弹幕说啥了,满脑子都是乔宇那句“你什么时候追我了我怎么不知道。”,激动地气血上涌,一张脸涨得通红,不管不顾的抓住乔宇的胳膊认真的问道:“你是说,我有机会?”

乔宇被他看得脸也红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谁拦着你了。”

刘夲大喜,一把搂住乔宇肩膀,嘴角都要咧到耳朵那里去了:“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弹幕瞬间爆炸,满屏的全在刷yoooooo,还有人在直播间里讨喜糖,乔宇恼羞成怒:“我说你们差不多得了啊!”

#诶诶诶护上食了看见没朋友们!#

#还没正式在一起已经开始替大碗心疼钱包了#

#完了完了,嫁出去的昱哥泼出去的水#

#老母亲的心碎了#

#我对昱哥的爱情结束了变质了#

#变成了母爱#

#我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乔昱生我认为你这是恼羞成怒#

#恼羞成怒乔昱生#

“不许闹了!一会儿微博给你们发红包。”刘夲赶紧转移话题,心想可不能真把人吓跑了。

二大爷仿佛感知到了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喵”的叫了一声之后竟然趴在乔宇大腿上拼命蹬刘夲越靠越近的大腿,刘夲气得翻了个白眼,故意把乔宇搂得更紧,二大爷毕竟只是一只猫,力气再大也蹬不开刘夲,只能喵喵喵的顶嘴,里屋刚做完绝育麻药劲儿还没过的孔雀也跟着起哄叫了起来,这一下子屋里顿时热闹了。

刘夲头痛的扶额,对乔宇抱怨:“你看见没有,我在家里就这家庭地位。”

乔宇扭头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他的胳膊道:“你还想咋的。”

评论(17)

热度(16)